三清山旅游线路 三清山自助游 三清山自驾车 青年旅馆 三清山游记 武夷岩茶 三清山攻略 三清山旅游社区
武夷山 武夷山枫枫旅馆电话 武夷山世界自然遗产
枫枫欢迎您来福建武夷山旅游 枫枫为您服务〖枫枫旅馆淘宝店〗
当前位置:枫枫旅馆 > 武夷山自助游

武夷游记



时间:2005-05-31 07:44:09 来源:武夷山青年旅舍 阅读8367次
2005-05-09 19:48:00

实在有些迫不及待了,N堆同学已经写完三篇收工了。她是见多识广的人,对武夷之美仍然赞不绝口,似我这等孤陋寡闻,自然更不能吝惜溢美之词。

还是得先感谢一下枫枫。我不知道他的真名,这个名字只是网名而已,在青年旅舍有幸见过这位温文尔雅的“青年老板”,可惜没空深谈,斯为憾事。用“武夷山 旅游”做关键字在google搜一下就能找到他的网站,武夷山自助旅游网。我们所有关于武夷山的信息都来源于此,所有我们想知道的都能找到。自助游需要很多的出行准备,食宿,交通,行程安排,旅游线路,无一不要考虑周到。我很佩服——甚至可以说敬佩——这个家伙,他很用心的经营着这个网站,给所有自助旅游的年轻人指引献策。关于他,后文还会有更多的笔墨。

一行四人游玩四天,乘兴而去,归来之时犹未尽兴。虽然已经有了DC留住山水佳人,我却还想借此拙笔,聊记一些琐碎的事情,就算看起来像本流水帐——嗯,对了,我本来就想记本流水帐。

1

2005-05-09 22:50:00


 

4.26,似乎是个阴天吧。走之前我说会下雨,还好老天爷没让我这乌鸦嘴得逞。候车的时候看见几个学生,也是一行四个。对这几个家伙没什么好感,特别是那个女生——眼角有些上翘,这就不仅仅是审美的问题了。N堆居然对她的凉拖感兴趣,除了无语,我别无选择。

上车以后才发现他们的票居然跟我们连着一块,倒也实在凑巧得很。蔡思小姐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抢了一个靠窗的座——本来就打算找人换座的,四个人坐不到好位子晚上的牌局就该泡汤,还是先下手为强。他们四位就有些倒霉,死活换不到一块。说话间知道他们也打算四人坐对面开局打牌,可惜不如我们这般幸运。我记不清当时怎么换的座了,只是隐约觉得,似乎是我们的既得利益才造成了他们的不幸。再说几句,便知道他们原是武夷人氏,这趟是要回家的。

吃东西,打牌,听蔡思和N堆讲笑话,就是这个晚上的主要内容——当然,有了小邦,就有些不同了。他是旁边四人中的一个帅小伙,脸上很有光彩,说话特溜那种。我们的交际花开始露出狰狞的本色了,可怜这世上又多了一个拜倒在她石榴裤下的大好青年……

小邦在我们这打牌玩了几盘,没多久芳芳累了退出战团,从此便开始了小邦跟N堆两位partner的不可一世。N堆说蔡思很记仇,这个我不得而知,但是那天打牌的时候她对小邦恨的咬牙切齿却是真的。打牌本为游戏娱乐,不料小邦兄为此抠出八分骗术十分心机,唉,这又是何必……我是无所谓了,本来牌技就差,也没多少争强好胜之心,由他输吧。只是苦了蔡思,经常给小邦骗走不少分,我真怕她一时火起突然冲上去把小邦撕个稀烂。不过蔡思小姐看上去应该不是小邦的对手,呵呵~

打牌归打牌,小邦此人还是很够意思的,聊着武夷风土人情,所有好吃的好玩的,我看到蔡思跟N堆快把哈喇子流下来了,只有芳芳不为所动——大概忙着睡了:P

火车上的无聊只有自己才知道。让我大跌眼镜的是,N堆同学居然还说了几个荤段子,现在的女生啊,唉~~芳芳在我身边一声不吭,是不是在装聋作哑,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她靠着我的肩膀睡了一会儿,大概感觉不舒服,自个儿找她的窗帘当枕头去了。N堆和蔡思也在小桌子上趴着了。我闭着眼睛,听着小邦和他的同伴海阔天空的神侃,偶尔睁开眼睛看看头上顶着的日光灯。要睡着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虽然一身疲惫困意袭人,也只能如此。

长夜漫漫,转头看看芳芳,一脸安详的幸福,梦乡该很甜蜜吧。蔡思嗑了安眠药,也睡的很香。N堆不时还挪挪身子,可见未必睡的多好,这种睡姿并不好受。四周的噪声永远成不了催眠曲,脑袋沉沉的,什么都不想,只盼着天亮。

陆陆续续三个人都醒了,不多久天也亮了。见到的阳光,困意顿时消去很多,一帮人又开始说说笑笑,小邦还不忘给我们介绍车窗外掠过的山峰。好容易到站了,跟小邦几个人作别,这个晚上他们功劳大了。有件事情一直对不住小邦,我到现在居然忘了他的名字,唉。。也怪N堆,老是说小邦小邦,这回连真名都忘了。

出站口看见了青年旅舍的牌子,好样的,终于找到组织了。

2

2005-05-10 08:44:00


 

接团的是个脸色白净的中年人。我确信他是中年,还是因为那张脸。虽然不容易看出年龄,却让我觉得他不像我们这般的朝气。两天以后交际花问他女朋友的事,他很惊讶的笑笑,大约觉得年龄不对吧?后来知道他叫乔亭,叫着叫着就变成小乔了,当然,该称呼仅限内部交流,当着小乔的面不敢如此放肆。

同一车的还有两个人,北方来的。车子在枫枫家庭旅馆停一会儿,出来一位文静的年轻人接了这两人下车。听得他们说这位便是枫枫,我以为听错,过了一天在青年旅舍见到枫枫,才为我的耳朵平了反。青年旅舍的条件比我想象的好很多,躺了一个多小时,收拾行装,吃过饭跟着小乔的车开始第一天的行程:虎啸岩。

诚如N堆(或者是蔡思?)所说,虎啸岩虽然不错,却是我们那几天走过的最不起眼的一个景点了,传说中的虎啸八景也并不像名字起的那么唬人。现在能想起来的似乎也只有定命桥、不浪舟,别的不外乎禅院仙观之流,凑成八景,倒也勉强。

定命桥就是一座小桥,不过几米来长,底下却是万丈深壑。我一直怀疑那是一线天,但也无法求证,没有导游的下场就是如此。但导游的聒噪怕是我们不能忍受的吧,若是碰上唧歪如苍蝇者,那便是大大的不幸了,此不爽一也;导游或面貌可怖,终日同行不免游兴黯淡,此不爽二也;有了导游便须受制于人,哪里去得哪里去不得,横生掣肘,不能极娱游之乐,此不爽三也。至于典故传说,名称来历,从山上的本地人口中,我们也能问出大概,自己虚心请教,自然有人乐意相告。据说狂风大作的时候,山上的岩洞之中有虎啸之声,虎啸岩因此得名。这又让我想起不浪舟,两米多高的一根木头立在地上,上头烧黑了一段。经人点拨方知那是一柱香的形状,却不知道为何要烧成这样。站在木头旁边,底下是一片密林。听得风吹树叶沙沙响,时如流水潺潺,时如波涛阵阵。虽无半点浪花,却有碧波万顷泛扁舟之感,大约不浪舟之名由此而来吧。

山腹之中有块空阔地,一位大妈摆了几张桌子,供游人泡茶小憩。我们拿了几个茶叶蛋,喝了些茶水。又看见旁边的小山——其实就是块大岩石——脚下支着一根一根的小树枝,我们一路走来看到都是如此。我想着难道游人都怕大石头倒下来才用树枝支着?可那又分明是极蠢的事情,几根筷子一样的树枝自然是不能顶事的。大妈说,这里是虎啸岩的腰,那么多的树枝是要把老虎的腰给挺直了,自己的腰也就好了,原来如此!树枝里头其实也就藏着“腰好”两个字,我很自然的想到“他好我也好”这句词,罪过罪过。

一路看着路标,逢人问路,总算把八景都看了个遍。有些知道名字的,有些不知道名字的,还有些本来知道名字现在却已记不得的,大约也就如此吧。虽然没太多出彩的地方,但一片自然的绿色已经很让人快意了。火车上一宿没睡,我的精神却还不错,只因美景在旁,更有佳人相伴,焉有困顿之理?几位女生的能耐我算领教了,不管拾级登山还是平路疾走,丝毫不显疲倦之色,娇态一点也无,实在难能可贵。

N堆前头开路,我跟芳芳走中间,蔡思殿后,傍晚时分走进了一线天。这里跟虎啸岩相比又是另一番情形,两块大岩石夹着一条小缝,中间开出石阶以便游人登行。入口处有出租手电筒的,我们四人都不屑一顾,就算漆黑一片又咋的。进去之后一股凉气袭人而来,终年不见阳光,上面还有泉水不断滴下,潮气甚重。开始一段还好,爬的并不难受。渐渐的石阶越发陡峭,两边的岩壁越夹越紧,险要处只能侧身通行,光线果然相当暗淡。脚下的石阶并不平整,我一手拉着芳芳,一手扶着岩壁,一步一步前行。抬头一看,漆黑的岩壁夹着一丝光亮,好个一线天!

到了出口,衣服已经给蹭出一片污迹,一身狼狈不堪。女生们一出来就大呼刺激,却也不免惋叹一番:胖子们只怕无福消受了。离开厦门的时候听人说起这里的一线天,说里头有蝙蝠鸟屎之物,现在看来这是夸大了。要是真有的话,女生们的分贝数大约还得涨上几十个dB。

小乔的车子已经在等我们了,他说算准了我们大约这个时候出来,车子早就开了过来。这是N堆对他赞不绝口的一个原因,虽然一个守时的男人不一定能得到女生的称赞,但不守时却一定要遭人诟病的,就像明天要出场的那位司机一样。

3

2005-05-11 17:49:00


 

第二天换了个司机,眼小头大,不苟言笑,似乎我们每个人都欠他钱一样。小乔开车的时候,车子里还会放点歌,他则不然,一路沉闷就把我们送到了天游峰脚下。

忘了说昨晚上的那位的士司机了。跟上面那位倒霉的司机一样,两人都被N堆归入不厚道的种子选手。昨晚四个人打的去火车站买票,车上这厮居然一个劲怂恿我们去看人妖表演,说是正宗的泰国进口,他可以便为指引云云。像很多司机会推荐游客去某某饭庄一样,这种皮条客一样的营生自然少不了赚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武夷山这样的旅游区本来也无可厚非。但是当着三位小姐的面说到人妖,其言可鄙,其心可诛!我虽然未必是所谓“君子”,但对那种不男不女的东西,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回了青年旅舍又提起这事,我跟芳芳说,以后就趁你不在的时候去看看吧。她撅起嘴巴,笑着横了我一眼:敢尔?!她知道我是不敢的,就算有那贼胆,也断无那贼心。

离题千里,言归正传。武夷山素有“不到天游,虚此一游”一说,可见天游峰的地位。山脚之下风景怡人,走走停停,不觉走进朱熹园。这里是当年朱熹讲学的地方,正门有康熙的御笔匾额,可惜我已经忘了上面写的是哪四字。选个如此钟灵毓秀之地布道讲学,朱熹的眼光是很高明的。接着走过云窝、茶洞、仙浴潭,前两处只是各写着两个大字而已,如果没有“云窝”、“茶洞”字样,我只当那是几块石壁,断然想不到会有什么神奇。仙浴潭倒是不错,一涓泉水从高处流下,在底下的洼地汇成一潭,与浴池并无二致,怪不得有“仙浴”之名。N堆又开始她的自恋演说,曰此谭当年便是因她得名,后来不知何故转世堕入凡尘,才有今天的故地重游。这般张狂,自然惹得蔡思和芳芳一阵数落。注意,过不多久N堆还会说她前世是狐狸精。唉,做人好端端多么有前途的一份职业,何必跟神仙妖怪扯不清关系呢?

逶迤行来,终于可以开始登山了。左边爬上去是天游峰,右边却还有一条路,扫地的阿姨说这个山头比较险,一般都不会有人上去。这可吓不倒我们,越是奇险之处,越有奇特的景致。看过路标才知道,这个山头是狐仙洞,说白了就是狐狸精,传说这位狐狸姐姐是朱熹的二老婆,这个暂且不论,还是爬山要紧。走不多远看见鲜红的“云梯”二字刻在石壁上,抬头一看,好家伙,果然就是直上直下的“梯子”,数百米高的峭壁,一段一段的凿开一人宽的石阶,无法开凿的地方,就架以钢铁为阶。整个云梯便是竖着写的“一”字,虽然两边有栏杆相护,却也端的凶险异常。三个女生率先登行,我跟在芳芳后面也爬了上去。要是上面有一个人掉下来,压成肉泥的就是我了:)

爬上去其实并不太难,眼睛别往下看就行。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好容易爬完这段云梯,我早已大汗淋漓。看着他们三个,似乎并没什么异样,心里暗暗惭愧。前面的山路也不好走,但跟云梯比起来就小巫见大巫了。走了一阵,回头居然可以看见对面的天游峰了,那边游人如织,这边却只有我们四个。石阶上鲜绿的苔藓早已证实了扫地阿姨的话,的确不会有多少人走到这个奇险之地。旅游团不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导游大概也不愿意冒着上下云梯的心惊胆战带游客上来,人迹罕至也在情理之中。山上可以看见千古奇棺,透着望远镜看的。四个人要了10块钱,倒也实惠。那位大叔在旁边会给我们一一介绍,对面峭壁上的悬棺,盗墓者的行径,棺材旁边的一个头盖骨,当然还有狐仙洞。朱熹当年白天讲学,晚上就在身后的这座陋舍里头与狐仙缠绵,神仙一般的日子。有一点我一直想不明白,从朱熹园到这座山头要走多少路?那时候还没有云梯吧,难道朱子大师有一身轻功从山下一跃而上?或者,是狐仙给他帮的忙?这些都不去深究了,传说毕竟是传说,知道它的美,也就足够。

四人绕过山腰,到了狐仙观。这不过是个两米见方的山洞,里头供着狐仙朱丽娘。我不是虔诚的信徒,但刚才的大叔说这里烧香很灵验,便和芳芳一样烧了三柱香,捐了点功德。N堆说做狐狸精的好处,不时表达一下自己想成为狐狸精的美好愿望。她要做狐狸精,八成是因为朱熹的缘故。现在要找个朱熹可并不容易,她这狐仙梦也可以作罢了。从狐仙观俯瞰山下,九曲溪在树木遮映之中蜿蜒环绕,溪畔的房舍也一览无余。下午坐竹排的时候便可以看见这个狐仙观,一个白点嵌在半山腰,生怕会掉下去一样。

原路返回,该下云梯了。上山容易下山难,看着峭壁耸立,背身扶着护拦走下第一阶的时候腿便有些发软。芳芳的表现让我们大呼惊讶。我们都是先迈一脚并腿然后再迈一脚,生怕踩空。她却双脚并用麻利地攀下,没多久就拉了我们一大段,勇者如斯!我上面的蔡思还好,N堆却有些狼狈,缓缓挪行还不时带着惊呼。不知花了多久,总算下了云梯,我拿着纸巾不停的擦着脸上的汗水,双腿几近虚脱。惊险归惊险,大家都说不虚此行,很有征服的快感。小憩片刻,感觉好了许多,这才向天游峰发起冲锋。

天游峰和景区里头其他地山峰一样,都是一整块的大石头。曲折几个来回,这条绕着石头蜿蜒而上的所谓“小长城”就给我们走到了尽头。刚才我们爬过的那个山头也可以从这边看见,云梯却隐没在山色之中,不甚真切。如果有人攀爬云梯,从天游峰看过去,却像一个人悬在半空一样,腾云驾雾的感觉也对得起“云梯”之称了。天游的顶峰海拔不过400多米,却将群山尽收眼底,不愧“第一山”美誉。山脚下碧玉带一样的九曲溪在群山之间穿行,与四周山色相映成趣,这是一种浓的化不开的绿色。杜甫说泰山的“荡胸生层云,绝眦入归鸟”,用在天游峰也算贴切,可惜今天的大好晴天没能见到云海。如果凌晨便开始登山,或许还可以在日出的时候看到云海,这也算个小小的遗憾吧。突然想起山下的“云窝”,如果有云海的话,便是集中的那里吗?“窝”这一字实在精彩的很,似乎云海也有源头一样。一次照相之便,我们认识了一瘦一胖两位广东人。此时并不知道他们也下榻在青年旅舍,只知道胖子很胖,瘦子很瘦,如此而已。

天游游遍,下午就该坐竹排了。司机的表现又给他的不厚道加了几分筹码,先是在山下让我们等了二十分钟,接着又在我们回青年旅舍换相机电池的时候推三阻四曰不合规矩云云,就是最后送我们去码头坐竹排也借口车子进去要收费,在路口便把我们扔了下来。兼之他长得不如小乔帅气的原因,N堆自然把他归为不厚道的一号种子,也是他咎由自取吧。

“不坐竹排,等于白来”,此言得之。刚从渡口出发,群山尚远,但水色碧绿,“九曲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没过多久,两岸山峰逼近,水流时缓时急。“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我刚想到这句,就给蔡思抢了先。

一直说武夷是“丹山碧水”,“丹”就是红,但是竹排之上所见的山岩非黑及白,不知为何有丹山之说。身边是碧绿的水,远些是郁郁葱葱的树,这么多绿色,两岸山色掩映,就是一幅山水画了。“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艄公一说,我才想起漓江,九曲也可与漓江媲美了么?回来以后看见有人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武夷山水甲桂林”,虽然不免夸大,也可见评价之高了。

竹排顺水漂流,山峰由远及近形状各异,姿态非常,或似双乳,或似手掌,或似人脸,更有一处,看过去活生生便是泰坦尼克。溪里突出的石头也有各具特色,乌龟、鱼头、癞蛤蟆,不一而足,俱惟妙惟肖。至于悬棺,我们能看到的只剩几块木头,那样的悬崖峭壁之上,不知道洞穴是天然的还是人为凿开,若是后者,就更让人称奇了。

竹排漂过玉女峰,艄公说起大王跟玉女的传说。天上的玉女爱上了凡间的大王,二人结为连理,恩爱生活。铁板怪看着不爽就给王母告了御状,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大王峰和玉女峰,以及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一块铁板似的山峰,那就是铁板怪了。这个故事跟法海管着许仙和百娘子的闲事很像,八成都是是犯着妒忌吧,见不得别人的幸福生活,非要横插一脚拆散一段美满姻缘才罢休。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如此阴暗的想法,并没有因天上人间而有所分别。

天公也作美,下午本来就有些阴,最后还下了几滴雨,更添了几分意境。沿途风光绮丽,山水隽秀,相机都舍不得停下。流连其间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一个半小时的竹排,上岸的时候却让我觉得只有半个小时的光景。

在武夷宫逛了一圈,天色已晚,已经来不及爬上大王峰了,但是万春园的花草树木也足够让人心旷神怡。这天的行程相当充实,走了不少山路,也并没觉得多累。嗯,心情决定一切。

4

2005-05-31 04:12:00


 

来武夷的第三天,目标:自然保护区。

跟胖瘦二人刚好六人拼成一车,这回该好好说说这俩家伙。昨晚回青年旅舍的时候二人在大厅闲坐泡茶,胖子一脸长者之相,约有三十多四十的样子。N堆写的一句对他的评价被蔡思奉为经典:“至于胖子嘛,就是个胖子。”可谓言简意赅。瘦子一脸的娃娃相,面目清秀,眼神顾盼流转,看上去是个精明之人。虽然看不出年龄,但也应该比我们大出许多。他颇为健谈,哈哈大笑之中也有些直爽之气。老乡相见,分外亲热,三个广东佬可以唱台大戏,更何况他乡相遇。幸而他们交谈也不全用粤语,不致让我太过愤懑。那二人原在佛山,一路旅行过来,到武夷山也是第二天了。总之,对他们印象并不坏,甚而生出些好感来了。

去自然保护区有三个小时的车程,路上并不好走。因为修路的缘故,一条单行道却要过着来回的车,不时有倒车让道者,颇为不快。一路倒也并不沉闷,瘦子与N堆二人谈笑风生,讲了许多笑话,但是到现在我却一个都记不得了。只知道他会取笑N堆,怪N堆把他们两个人用粤语开的玩笑告诉我们听。他还不时唱些广东的儿歌,在家里的时候他便这么唱给儿子听。他没想到的,大概是N堆回来之后却把他归入不厚道的人选吧,她觉得受他戏弄太多了?呵呵……

路上到了一个铁索桥,司机让我们下车拍照。从公路的中间横跨到对面山腰,这桥看起来也恁霸道了些,只是看不清桥对面究竟如何。桥下流水潺潺,山上树木葱葱,绿色浓的马上要流下来似的。这样一个铁索桥,应该会有名字吧?后来看到景区地图上赫然写着这个桥的名字,我怎么也想不到居然就叫——铁索桥。

过了一个关卡,车子便开始在盘山公路上做螺旋运动了。路边植被颇丰,大都是繁密的乔木。远处的山上也覆着一层绿色,但跟铁索桥那边相比,显得更苍茫一些。车子渐渐的爬高,周围的山也渐渐可以收在眼底。公路从柏油路变成砂石路不久,转了个弯,司机停车了。一行人下车无不惊呼:云海!是的,我从来没见过云海,看到云在山谷之间缥缈回荡,不由得赞叹起来。想起一句诗:“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恬淡宁静的生活,能够云游各地,与青山白云为伴,实在是美事一件。

待车子开上山顶,凉风乍作,已经明显感到一股寒意。两千多米的海拔,温度大概要低上六度吧。这里已经看不到森林了,有的只是草甸,高中的地理课似乎有讲过植被的所谓垂直分布吧。我们看到立的两块大石碑,一块写着“武夷第一峰”,另一块写着“黄冈山”。在后面的大石头上还有“一览众山小”字样。的确,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遮挡视线,放眼环顾,唯见天际。福建和江西的地界碑也立在这里,一面写着“福建”另一面写着“江西”。不知这座黄冈山,该叫福建黄冈山呢,还是江西黄冈山?

这天的午饭虽然并不丰盛,却是几天之中记得最牢的一顿饭了。老板娘看长着娃娃脸的瘦子眉清目秀,说出一件趣事,说这里有个规矩,但凡有男子入赘此乡,便可以分得两个山头,她却不知瘦子已为人父。瘦子打着哈哈一脸无奈:“好歹要让我先回学校拿毕业证吧?一个月以后我再来如何?”众人爆笑,老板娘不明就里,仍在吹嘘那两个山头。N堆接着把戏唱下去,说瘦子是我们班长,这位胖子呢,是我们班主任。又是一阵笑声。末了,我们让老板娘猜猜我们这些人谁年纪最大,当然班主任是不能算的。老板娘眼珠子转了几圈,如我所料的停在我的脸上:“这位看起来成熟一些,应该是最大吧!”我还来不及笑出来,便听见N堆一个劲的恭维:“你真是好眼光啊!”于是我们从合不拢的嘴巴里头又发出一片附和之声。可怜我的脸部肌肉,上车以后还觉得有些抽抽,天底下好笑的事情果然很多。除了那位“班主任”,瘦子理所当然是我们之中最年长的了,而我,却恰恰是最小的,连芳芳都要比我大上几个月。我只能说,老板娘的眼光的确有她独到的地方,不知道她是不是望眼欲穿等着瘦子拿他的毕业证书过来换那两个山头。

车子依然在N堆和瘦子的玩笑声中前行。说着说着,我们才知道他在一家食品公司做销售,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N堆客串的八卦记者很有职业素养,问他是不是搞定过好多个女人。“是啊,我搞定了很多个女人,最后却被一个女人搞定了。”虽然,瘦子说过的很多话我都忘了,唯独这一句却记得清清楚楚。我看到他说话时有些甜蜜的微笑,这是一个有着自己的事业,也对妻儿有着深厚感情的男人。他的言谈举止莫不透着一种洒脱和豁达,戏谑言辞的表面包着一颗热诚的心。他,才是一个成熟的男人。

返程路上,我们先在桐木溪漂流,接着去了青龙大瀑布。胖瘦二人执意不去漂流,一直跟司机等着我们上岸。桐木溪的水清冽透彻,坐在橡皮船上把手放进水里,一股舒畅的凉意便透进心窝。头上一片被山峦圈起来的天空,绿树掩映下我们一只漂流在溪上的橡皮船,这便叫“人与自然”吧。几处水流湍急的落差,虽然心里并不害怕,却也要大声的把“啊”这个音拖的老长,要的就是种气氛。间或听到几个高度的音调,我便学着星爷叫成“啊哈哈哈哈——”然后一阵狂笑。几个落差下来全身上下就没有干的地方了,确实过瘾之极。快上岸的时候有一个湖水一般平静的溪面,蔡思经不住怂恿率先下水游了起来,救生衣有些笨重,大概限制了她做些更优雅的动作吧。不久N堆也下去了。她们一直让我跟芳芳也下去,我这只旱鸭子是不敢下水的,芳芳也说不下去。现在想想有些后悔了,反正穿着救生衣,索性应该把她一块拉下水才对。

至于青龙瀑布,真的是不虚此行了。花草树木山水石头,恰好刚下过一场雨,更显得山色凝重,苍翠欲滴。爬到山顶才看见真正的青龙瀑布,与宣传大海报上的并无二致,轰隆之声不绝于耳。这里氧负离子浓度极高,有个地方写着“吸氧台”,空气端的是清新异常,一路行来只觉心旷神怡。“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虽然没有明月,但水流清泉却随处可见,本来以为只能在诗篇中想象的意境,这回就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

这一天可谓最为尽兴了。按蔡思的说法,每天都有新的感受,每天都是不同的体验。但是保护区是与别处不同的,如此纯净的天然的景色,很容易让人的心情舒展开来,尘世的喧嚣浮躁一扫而空。若是能常住此间,“再活五百年”恐怕也不会知足。

最后一天的水帘洞,若跟前两天相比便有些乏善可陈。并没有多少水,所以我们看到的并非水帘,而只是水滴。有趣的是上山路上听人说到两棵情人树,树上有绿叶也有红叶,红绿相配,自然成双成对,也无怪乎我和芳芳要在树下合影留个纪念了。还有先前那几株名贵的“大红袍”茶树,见识以后,也并没有留下什么遗憾。

下午的火车离开武夷山,临行的时候我们跟老板枫枫还有老板娘欧阳合拍了两张照片。枫枫是个幸福的人,钟灵毓秀之地携娇妻经营青年旅舍,与天下旅游人交心推腹,何等幸事!人之一生倘能如此淡泊无忧,我也可以高呼“幸甚至哉”了。

原文http://dawson.blogbus.com/logs/2005/05/1175079.html

 

更多
 ·上一条:双飞8天自助游福建攻略[北京-武夷山] (5-31)
 ·下一条:武夷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生态一日游拼车专线30元/人 (6-3)
 相关专题:
 尚无信息
 相关信息:武夷山游记
· 武夷山见闻 (10-11)
· 元旦*武夷山—南靖土楼—厦门*朴素7日 (5-3)
· 重游世界双遗之地——武夷山(七) 后  (11-20)
· 武夷山,我们来了!(一)--枫枫青年旅 (8-26)
╣ 武夷游记 会员评论[共 0 篇] ╠
╣ 我要评论 ╠
姓 名:   密 码:
+ 关于我们 + 枫枫博客+ 友情链接 + 最近更新 + 汇款帐号 + 支付宝付款 + 网站地图 + 留言本 +
click here
+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互联网商务主体备案证书+闽工商网备第3507823701047号
+本网站所有旅游线路均由武夷山国旅提供服务+ 本站备案号:闽ICP备06002176号
福建互联网工商备案网上报警